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雷诀 第二百十九章 圣山形势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3:06

神雷诀 第二百十九章 圣山形势

莫达的父亲叫莫高,在恒河部落是最年轻的准帝之一,他天赋极高,早早就踏入准帝境,在他们那一代很有名气,此时他杀气弥漫,气势席卷八荒,失去爱子让他怒火冲天,因此他第一个向雷震宇杀了过去,

“杀,”其他人也都向雷震宇杀去,因为此子太过重要,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因此即使雷震宇只有师长末期的修为,他们也不敢去赌,生怕错过了一次天大的机会,

雷震宇此时气血翻涌,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威压,他周身渗血,骨头都快碎掉了,他沒有想到这些人这么果断绝情,仅仅是一个师长而已都动用了最强手段,

他不敢停留片刻,否则这些人还沒杀到他就得爆体身亡,

“杀,”雷震宇万道加身

,四周无数道则直接炸开,化成无数的道雨洒下,丹田内的轮回珠疯狂燃烧,轮回之力通过古龙刀迸溅而出,各种时光碎片飞舞,而后星移和时光岁月神通同时爆发,他拿宙星塔护体,东皇钟开道,全力杀进那木屋当中,

后方的身影个个都露出骇然神色,他们想不到雷震宇竟如此逆天,就是那被黑气笼罩的人也一阵失神,以为碰到了一尊战仙,但很快他就失声喝道:“快阻止他,”

说完他就祭出一把阔剑,那阔剑威力无穷,因为它跟澹台哲夫的逝之剑一样绝世强大,一个斩时间,一个斩空间,

砰,雷震宇的后方空间直接破碎,雷震宇只感觉锥心疼痛,他的头颅差点被削了下來,汩汩鲜血不要命的飞溅,

雷震宇杀气崩天,刚刚如果再慢点他就去见阎王爷了,此时他已经轰开了那木屋露出了里面一条深不见底的通道,但此时他的危机还沒有过去,因为此时莫高已经掷出一杆金色的神枪,那杆神枪似能穿阳射月,所过处里面各种星辰直接炸开,威力简直能开天辟地,

“啊,”雷震宇只來得及将宙星塔挡在身后,使得那杆神枪沒能洞穿他的身体,但是反震之力却震碎了他四肢,灵魂更是被抹去大半,可以想象这一枪到底有多恐怖,

雷震宇只感觉眼前一黑,灵识差点迷失,如果再來一枪他铁定报销,但庆幸的是那一枪直接将他钉入那通道中,雷震宇沒入通道前依稀听到上方各种喝骂声以及各种威势滔天的攻击朝着通道里面涌來,但这里面好像有某种力量使得那些攻击无法降临,而且那些人也不敢跟着下來,

“怎么办,”通道入口处那些人无比焦虑,“我们要不要跟着杀下去,”

“大家不要轻举妄动,我们现在被诅咒加身,一旦临近那地方就得死,”那族长喝住了那些想要冒险的人,

“我恨啊,这么天大的机会就这么沒了,那完美的道种能够破解我们身上的诅咒,使得我们莫家能够逃脱灭族的厄运,还有莫达那孩子,如果不死迟早也能挺进准帝境,”那些身影个个都惊怒无比,就是一声不吭的莫高此时脸色也是无比阴鸷,恨不得立马杀入那通道将雷震宇给楸出來,

“这事千万不要声张,这关乎我族大运,我们刚才的动静太大,部落里面的其他种族以及其他部落都有人过來了,里面的出口只有一个,我们就一直等他出來,”那被黑气笼罩的人低声道,

他刚说完外面就传來一道声音道:“莫进,何事竟能让你等开启族内大阵,”

那被黑气笼罩的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一挥手便把那个通道给封了起來,而且外人看不出任何端倪,他吩咐莫高等高手留下严控把守这里后便迎了出去,老远就道:“原來是张长老亲自來了,莫进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说完他便吩咐底下的人把法阵给解除了,此时山外面已经來了三拨人,恒河部落极其庞大,莫家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分支,而其中一拨人为首的便是张长老,此人在恒河部落位高权重,属于长老会成员,而他也是被黑气所笼罩,看不清脸目,但气血比之莫进更加旺盛,

“你这么大动静,方圆亿里都感受到了,我能不來吗,”张长老淡淡的道,说完他有意无意的看向其他两拨人,显是这两拨人这么肆无忌惮的进入恒河部落的领地让他极为不爽,

莫进有些恼恨,刚刚的失利已经让他抓狂,现在又不明不白的被上面的人过來喝问这种感觉实在糟透了,但此时还來了两拨人,一拨是瀛水部落的人,一拨是黑河部落的人,也都是跟恒河部落一样十分强大,因此虽然他对张长老不爽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先把外敌给赶走再说,

“一个后辈不小心触发了大阵,损失了些人,沒什么大不了的,瀛水部落和黑河部落你们连这也要过來凑热闹吗,”莫进冷冷的看向那两个部落的人道,

“这纯属误会,我等还以为有稀世宝物问世了所以就顺道过來看看,”瀛水部落的人道,

“顺道,你们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瀛水部落在西方,黑河部落在北方,他们与恒河部落相隔不知多少亿里,那么出现在这里就绝非偶然,

“这届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虽然都是在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但广撒就绝对沒错,说不定那漏之鱼就是最后的希望,”黑河部落那为首的人此时悠悠的说道,

“这就是你们进入我恒河部落领地的理由,你当我恒河部落是什么地方了,”张长老此时也寒声道,

“哼,你们部落不也有人进入我等部落的领地进行捕猎吗,这一届进入圣山的人大都是集大运者,上层已经形成了默契,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黑河部落的人丝毫沒有惧意,因为对外來者的捕猎是上层的意思,这已经在圣山里面形成了一股风暴,那些进入圣山的精英此时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他们将面临着这些土著人的捕猎,顺从者将会被带回族地帮忙打开一座座洞府,违抗者将被无情抹杀,

这也难怪,这些土著在这圣山里面生活了也不知道多少万年了,除了某些禁地不曾涉足外哪里有仙家洞府肯定已经了如指掌,但他们身上都有诅咒,而且世代相传,一旦接近那些洞府就会爆体身亡,因此他们虽然占有一座座洞府,但却不能获得里面的机缘,

张长老此时也无话可说,毕竟黑河部落说的是实情,但莫进可就不一样了,他觉得最大的契机可能就在雷震宇身上,因为当雷震宇融万道于己身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身上的黑气被死死的压制着,甚至有崩散的迹象,这是以前从沒有过的,

因为之前也有外來人打开过仙家洞府,有些甚至是宇宙之王的洞府,里面的东西确实珍贵得吓人,但却无法祛除他们身上的黑气,所以他认为也许雷震宇就是那最大的希望,

但这个秘密他是绝对不会透露出去的,否则他们莫家将会有灭顶之灾,守着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甚至可以摆脱诅咒的力量成为这的主宰,一旦泄露,这圣山里面的王肯定第一时间将他们抹灭然后把雷震宇夺到手,

“这里沒有你们要捕猎的对象,而且这片区域也沒有任何外來者的踪迹,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们,”莫进不想这些人继续留下,因为他出來时很仓促,怕时间久了会出问題,

“未必,我们是因为感受到了外來者的气息才过來的,而刚巧不巧你这里又发生了激烈撞击,有些事情我们是要弄明白的,”黑河部落的人油米不进,铁定了要弄明白再走,

“你这是在怀疑我吗,”莫进气势飙升,而莫高等莫家高手也第一时间冲了出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一样,

“道友,我说过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说不定那漏之鱼就在你这里,所以我等一定要进去看个究竟,”黑河部落的人丝毫沒有退的意思,语气反而更加坚决,

“那就一战,”莫高战意高昂,他实在太憋屈了,痛失爱子不说竟还有人欺到家门來,

“你们战不起,”黑河部落为首的那个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那令牌一出顿时天地变色,日月无光,这的时空几乎被冻结了,万物在那令牌下显得如此的渺小,即使强如准帝也忍不住要跪下膜拜,

“是黑河圣主令,”莫进和张长老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同时脸色也无比难看,圣山里面有十大圣主,每一个圣主都高高在上,传说战力比大帝还要强大,因此他们就像是一座大山般压得众人抬不起头,而圣主令也好久沒有出现过了,这次再现世说明他们的时间估计也不多了,

莫高此时脸色通红,他实在太憋屈了,对方竟然有圣主令,虽然这圣主令沒有任何战力,但敢不从圣主令的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开路吧,”黑河部落的人冷声道,那圣主令此时已经被他收了起來,那种压迫感顿时消失于无形,

“族长,使不得啊,”莫高及另外两个准帝都着急的向莫进传音道,

“莫进,带路吧,圣主令如圣主亲至,让他们早进去早滚蛋,”张长老叹了一声,他虽然是过來探查情况的,但这毕竟是恒河部落的家事,现在有外人硬插进來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莫进此时脸容扭曲,如果不是被黑气所笼罩,他的表情绝对吓得惊人,他经过一番挣扎后心中似乎有了决定,眼中流露的尽是疯狂,

“随我來吧,”莫进率先回到那洞府的入口处,同时他也秘密传音里面的人立即开启族内大阵,他要豪赌一把,赌天运站在他这一边,因为上天既然让他遇到雷震宇,那么是不是就预示着他们莫家将会运势亨通,

接下來的结果是这三拨人全部被灭,但此时的雷震宇是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形势竟然已经严重到此等地步,外來的精英全面被捕杀,因为不仅是外面的人在争取那一线契机,里面的人也在争取那一线契机,

雷震宇此时躯体已经完好如初,灵魂也得到了修复,但却损失了那一棵金镶花,想起刚才的遭遇他就浑身冒冷汗,如果不是对方稍微低估了他的能耐,估计他早就去见阎王了,

一想到这他就杀气横生,这笔债他迟早要向莫家要回來,而这时他才有时间去打量这里的环境,这是一口深不见底的地洞,就犹如一头史前巨兽的食道,深可怖,一股股阴风扑面而來,刮得他皮肤欲裂,雷震宇心中一寒,这里面绝非善地,

金昌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专家
上饶好的白癜风医院
郑州整形美容
金昌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