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电影 剧本】靖塬往事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8:22:31

摘要:白德厚寻找到‘舍利金棺’,为保护‘舍利金棺’糟王耀祖灭门,逃出的白仁如十五年后不忘家仇。 《靖塬往事》

故事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西北靖塬县。围绕着找宝,护宝,家仇故事展开、以张少平为首的小分队与四股势力的争锋展开的。王耀祖与赵木勺,秦家大院秦德仁,云寺堡的周世清展开了博弈。

人物关系:

张少平,原名:白仁如。三十出头,一米八的个头。靖塬人,七岁时家父被王耀祖所杀。飘泊在外。他腰板挺直,职业特技军人,平时爱穿一件浅灰色的夹克衫,戴一顶鸭舌帽,眼窝深邃藏着坚毅。行动组组长。漂亮女孩喜欢的那种男人。

小林子:队员,天性活泼,大胆心细。喜欢杨安娜。

烟头:队员,大胡子,喜烟酒,通赌博。

猴子:队员,身手不凡。

杨安娜:队员,报务员,懂得文物鉴定。对张少平有爱意。

丁一鸣:丁老板,行动组的上线领导。

杨从渊:杨安娜其父,文物鉴定专家,收藏家,某博物馆馆长。

王耀祖:县长,五指掌

梓铭:县长秘书

赵木勺:警长,很有脑筋,大胆心细,是张少平的对手。对秦琬秋有爱意。

王队长:警队长

队副:张少平的线人。

秦德仁:秦家大院掌门人,朱定山的线人。外号:秦麻子

秦琬秋:秦德仁之女,被土匪所劫,被张少平所救,对张有爱慕之情。

秦小虎:喜欢赌博,爱上翠香楼的野山菊,与赵木勺密切。

刘建川:土匪,读书人出身,三石寨大当家的,

泥鳅鱼:刘建川的军师,二当家的。

孙小妹:原名:白仁意。土匪,七石寨当家的,张少平的亲妹妹。

浪人:七石寨二当家人

周世清:云寺堡当家的,王耀祖的妹夫。山鹰派。

周子华:周世清之子,国军团长,

孟玉新:周子华未婚妻,张少平上军校的恋人。

哑巴老猫:神秘的云寺堡传人。

第一集

1、

狂风大作,地动山摇,山林呼啸,倾盆大雨。在秦岭的深山密林深处有一个堰塞湖,湖面的水位急速漫涨,堰塞湖湖面渐渐地冲开一个决口,不一会儿,决口渐宽,山洪不可阻挡地爆发了。

洪水像一个猛兽扑倒了高大的松树,一泻而下。山坡上有一间用原木搭建的房子,四周用原木围的栅栏,里面有一块庄稼地,地里长着玉米,已经半人高了。屋檐上站着一个老人,绝望地叹息着,洪水无情地冲毁了木屋,把老人卷入涛涛的洪水中,冲毁了庄稼地。

洪水顺着怪石沟一泻千里,冲下山去,冲到靖塬县,靖塬县坐落在大山与河流相对较高的山坡平原上,县的西边有座山叫突鹰岭,山的下边有两条不同方向的河流在这里汇合,一条叫靖河。一条叫凉河。靖河与凉河在突鹰岭汇成一条河,流向下流。河面上有座桥叫靖塬桥,是西(西安)兰(兰州)路上的必经的一座桥。与它相望的桥叫云寺桥。

涛涛洪水冲击着桥,桥在冲击中开始摇晃,在摇晃中坍塌。

靖塬县城的城墙北门已经用沙袋堵的严严实实,洪水的浪头拍打着城墙。城门上站着一个人在观察着洪水,倾盆大雨依然下着。

雨渐渐小了,天渐渐地放晴了。

2、

靖塬城不大,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南大街熙熙攘攘,东大街就显得很平静多了。县府,县警察署就在这里。县警察署一色的青砖瓦房。王耀祖剃着一个光头,身体略有点发福,一脸的横肉,坐在办公桌后边的椅子上,手里玩着一个叫五指掌的飞镖。赵木勺站在他的对面,二十来岁就当上了警署。

王耀祖问赵木勺:“木勺呀!木勺,你让我怎么说你,一个糟老头你都拿不下来。”

赵木勺一个立正,站如木头一样回答道:“卑职无能,你不知道这个老头又臭又硬,软硬不吃,装疯卖傻。”

“装疯卖傻就有问题,他装什么疯,卖什么傻,就是抱着葫芦不开瓢,你就没有办法了?要动动这个。”王耀祖指着脑袋,一脸不满地说道。

继续问道:“有其他亲戚没有?”

赵木勺回答道:“孤老头一人,住在深山里,没有人与他来往过,我都盯了一月了,没有发现有人接近他。”

王耀祖自言自语地说:“他会是个什么人呢?”

赵木勺在一旁说道:“我估计这场洪水就把老头淹死了。”

王耀祖一惊:“什么?你赶快给我去找,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赵木勺答道:“是!”

小溪浑浊的水缓慢地流淌着,一个采药人背着一个框子,框子里有几根零零散散刚采的山药。人四十来岁,身板坚有力,走在被洪水洗刷过的乱石上,轻如飞燕。这个人叫白德厚

阳光下一个金光闪闪的亮光直接射到他的眼睛,他眼前一眨,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米粒大的闪光点,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金色的光芒。他寻了过去。有一个亮点在乱石缝隙一闪一闪地,不一会儿闪光就消失了。

4、

赵木勺带着三个警察往山上爬,道路泥泞。走累了,坐在那里休息起来。

甲警察说道:“头,我们还要折腾什么?我看那个老头就是一个疯子,瞎折腾。”

乙警察说道:“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会有什么宝贝?”

赵木勺说道:“你们知道个屁,那个老头,按说就该杀。为什么没有杀呢?就是因为他手里有一件宝贝,‘舍利金棺’,汉朝的,距今多少年了,纯金的,知道不?”

甲警察说道:“谁见过?”

赵木勺说道:“你没有见过,不等于就没有人见过。我听说,那是一个金疙瘩,你们可以这样想,汉朝在什么地方,在咸阳,咸阳离咱们这里有多远。别说是金的,就是瓷的,二千多年了,那也是汉宫里的宝贝,文物。为什么会在这个老头手里呢,这是流传下来的,或者是哪个盗墓贼挖出来的,被谁杀人越货到了他手里,也说不定他就是一个杀人凶手,他就是一个盗墓贼,什么都会的。”

乙警察说道:“抓起来一审,不就真相大白了。”

赵木勺说道:“你个猪脑子,说你笨,还真不开窍。走,别歇了。”

5、

白德厚找到了那个发着金光的亮点,心里万分的兴奋,他巡视了一下四周,四周平静如水,连一点风都没有。他从药框子里取出采药的小镐锄,蹲下身子,一镐一镐地小心翼翼地刨着那个金光亮点。

6.

山脚下,赵木勺带着他的人顺着山坡向那个冲坏的木屋走来,走出汗来。

7.

白德厚已经挖出一个好大的坑面,一个不大的箱子已经露了出来,他加快挖的速度,用手把箱子周围的碎石头扒开,箱子完全暴露出来。

一个包着金边的箱子暴露在外面,箱子不大。

树林中几只鸟飞了起来,他看着天空中的飞鸟,抱起箱子,把箱子放到框子里,向边上的树林跑去。

8、

赵木勺几个警察走了个来,发现了这个坑,赵木勺抓了一把新土,在鼻子前嗅了一口,又看看地上留有脚印,喊道:“还是来晚了。向那边追”

赵木勺向白德厚走的方向追了过去,追过一条小溪,进到树林里顺着一片踩到小草的印子追了一段路程,最后目标消失了。

赵木勺又回到小木屋前,看着连根拔走的小木屋,就剩下一个原木斜扎在泥土里外,没有一点木屋的痕迹了。他说道:“走,只要他不是野人,就得下山,咱们到路口等着他。”

甲警察说:“守株待兔。这个办法好,要是他不下山呢?”

赵木勺说道:“你们给猜一下,这个时候上山的会是谁?”

甲警察说道:“也就两种人,一是打猎下套的,二是采药的,还有采蘑菇的。”

赵木勺说道:“你说那个坑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挖一块石头吧。”

“不会,不会,一定是挖到什么宝贝了。”

“传我的话,查找所有中药房,查找所有的郎中,调查他们的行踪。封锁下山的要道。”

9、

警察在查药店,盘问老板,

查到德厚药铺问店小二:“白老先生呢?”

店小二回答道:“采药去了。”

“去哪采药,回来没有?”

“师傅没有告诉我们,他啥时候回来我们也不知道。”

10、

白德厚从山上往下走,他发现山下路口有三四个警察,身子一闪,钻到树林里,往回走到一个密林里,取出药框里的那个箱子,再把头上的围巾取下来,把箱子包好,顺着一块大树爬了上去,把箱子系在一个大树杈的鸟窝上。

然后,向一个相反的方向走去,走了不知多远,到了另一条上山的小道上,从哪里下山,几个警察对他进行盘查。

甲警察问道:“白郎中,怎么早,上哪挖药去的?”

白德厚把筐子取下来,放在甲警察面前,说道:“早不下,晚不下,偏偏在这个时候下,把最好的芍药冲的一根也不剩,就到马家岭采了些仙人草。”

甲警察抓了一颗草,问道:“这是什么破草,值得你这么早上山吗?老实说,你究竟上哪去的?”

白德厚说道:“毛孩子,你知道什么,这叫‘九死还魂草’你知道不,要想采到这种草药,要在露水落满叶子的时候就得采,要老鼻子命,都长在崖上。如果你那天伤着了,只要一把药就能救活你的命。”

甲警察:“你别拿草药说事,我问你究竟到哪去了。”

“去了马家岭,我还会去哪里呢?”

11.

在警署,赵木勺慢悠悠喝着茶,问甲警察:“筐子里是空的吗?”

甲警察说道:“我翻过了,确实没有别的东西。”

赵木勺说道:“笨蛋,给我盯紧点。他这个时候上山就不怀好意。”

12、

在白德厚挖的那个坑前。

王耀祖、赵木勺等人看了那个坑后又到被洪水冲垮的木屋。王耀祖对赵木勺说道:“你们给我盯紧那个白郎中。这个坑就是他挖的,你们看这个镐头的印子,在咱们靖塬县谁有这种镐头,只有挖药的。”

赵木勺说道:“我现在就把他抓起来。”

王耀祖说道:“你笨呀,用这个想一想,我们要一个老头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他挖出来的东西,人既然下山没有带任何东西,说明他已经有所准备,他把什么东在什么地方我们能知道吗?死死地盯着他,我就不信他不露尾巴。”

赵木勺说道:“你说的是,咱们就来个守株待兔,我就不相信他不上勾。”

1 、

白德厚家住县城南大街一个四合院里,药店很大,院子的中央有一颗松柏,长得有一人多粗,白德厚现有五个孩子。老大白仁发,十五岁。老二白仁财十三岁。老三七岁,白仁如。老四白仁意,女孩。白德厚有三个女儿,大女儿死于早产,还有一个一岁的女儿在正房里正睡觉呢。

白仁意与白仁如在一起玩跳格子。

赵木勺带着两个警察来到白德厚药铺。白德厚见赵木勺进门,很恭谨对赵木勺拱手说道:“赵警署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赵木勺说道:“白老板生意兴隆,是靖塬县的荣耀。”

白德厚一脸的笑容说道:“全托了你老的福,也就养家糊口,挣点辛苦钱。”

“给我开点头晕胃痛的药。”赵木勺不紧不慢地说了句。

白德厚吆喝道:“小二,让客人看茶。”

14、

王耀祖抽着他的水枪,骂着赵木勺:“都几天了,你们没有一点线索,你们等着别人给你送上门来。”

“不是我们,而是这个老东西警惕性太高他就不出门。”

“赵木勺呀赵木勺,这种人你认为他会从门里出去,没有动静就是有动静,说不定在家里正看他的宝贝呢。”

15.

夜深人静,白德厚在他的药铺房子里打开了一个箱子,箱子长方形的,每个脚都是用黄铜镶嵌而成,很精致。他慢慢地观察着箱子,把箱子的每一个地方都仔细辨别后,在箱子的背后他找到一个机关。把箱子放正,低下头,身子半蹲着,用右手按住那个机关,轻轻地一使劲,瞬间,从箱子顶上穿出八只箭头向不同方向飞了过去。白德厚出了一身冷汗。带着微笑,扣开了箱子的一道线,箱子被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一个金碧辉煌的‘舍利金棺’。

白德厚惊喜万分,他看了又看,当初的惊喜很快平静下来。他拿来一把尺子,把‘舍利金棺’量了一下,画了一个草图,装在口袋里。把‘舍利金棺’放到箱子里,藏草药袋子的后面。

16.

白德厚鬼鬼祟祟来到一个饰品加工店。白德厚告诉他,按照他说的形状大小,秘密加工一个。

白德厚交代道:“我把话说在前面了,秘密做。就是你儿子也不能知道,对谁都不能说。这是要人命的。”

饰品商说道:“这个规矩我懂,你就放心。”

17.

赵木勺的人突然包围了饰品店,老板被秘密押回警署。

赵木勺手里拿着一个马鞭,在饰品店老板面前挥动着。说道:“你是说还是不说。我告诉你,不说,我现在就把你的铺子给烧了。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知道白家犯什么罪?是要杀头的。我再告诉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饰品店老板苦求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就是让我给他打一个饰品。”

赵木勺追问道:“什么样的?”

他就给了我说了一下,长二十,高12.底10,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他给了我一个图,让我看着图打,打好后有重赏。至于他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真的,我说的都是真话。”

共 676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为了一件“宝物”,一些人争得死去活来。以王耀祖为首的一伙黑势力,欺压老百姓,横行霸道,为害一方。药店老板白德厚在挖药当中,发现了宝藏。当然他也因此丢了性命。“舍利金棺”是个什么文物,因为故事没展开,现在还说不清楚。王耀祖没有得到财宝,恼羞成怒,杀害了老王全家,唯有走亲戚不在家的俩孩子活了下来:白仁如和白仁意。白仁如改名张少平,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至于他能不能杀了王耀祖替父报仇,下回可能有交待。本篇故事文字厚重,作者具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刚刚接触就给人留下十分难忘的引象。【编辑 联丹】

1 楼 文友: 2018-09-09 17:40:2 感谢您赐稿江山影视,赞赏您的文字功底,盼常来做客,欣赏您的好文。拜读学习了。 最爱江山美!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
脉络舒通丸效果好吗
小儿手足口病饮食食谱有哪些
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