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他走到客厅她不在

发布时间:2020-01-22 21:24:45

他闭着眼睛摸索,来来,寻不到她的身体。他睁开眼睛,看到满室阳光。女儿在她的小床里睡着,安静,嘴角有抹微笑。他用手指轻轻摩挲女儿细致的皮肤。

他走到客厅,她不在。

厨房,她在做早餐。浅紫色围裙,头发上系着碎花方巾。

早安,老婆。他走过去,从背后环抱她。

早安,去洗漱,早餐马上做好。话语温润。

恩。他亲吻她的脸颊。

早餐摆好,女儿叫爸爸妈妈。她微笑,你先吃,我给暖暖穿衣。

他也起身,声音浑厚愉快,暖暖叫的是爸爸妈妈。

三岁的小女儿,乖巧聪慧。每天起床,必定爸爸妈妈一起出现。软软童音,娇憨玲珑。亲亲爸爸,亲亲妈妈。在一家人彼此的亲吻里,温馨与爱把时光的缝隙都填的满满的。

1、

那一年,他29岁。

他在的杂志社需要一个打字员把那些稿件录入到电脑。15到20岁,在校生。

她是跑来应聘的人中之一个。消瘦,头发浓密,眼睛幽深。她说,我打字很快,我需要钱。直接。声音清冽。清冽的声音从她喉咙传出来后,迅速破裂,那些声音碎片不小心跳进了他的心里。

他是主编,有权利在这些应聘的人里选择任何一个。他把她留了下来。

她说,她的名字叫晨曦。17岁,高二。

杂志社的工作量并不稳定。她每个星期只要两个晚上来上班就可。她很认真。话极少。每次把稿件录完,就去敲他的门。仍然是清冽的声音,主编,录完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心里微微觉得心疼,17岁的少女,应该如花一般温暖,灿烂,不应该如此安静,她的个性跟名字一点不相似。他说,晨曦,我叫童,你可以叫我童。

好的,童,我可以下班了吗?

我送你。

她不拒绝,他送她回学校。

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诧异,安然的拿起车钥匙。走在她前面。

时间久了。他们渐渐熟悉,偶尔,她来上班,做完工作后,他会在送她回家之前带她去吃消夜。她不拘束,但话从来不多。他问,她便简短又直接的回答。

她小时父母便离婚。她说这件事情时,嘴角挂着嘲弄的笑。离婚了还好,他们在一起时,不开心就砸东西,没东西可砸就揍我。后来,他们终于离婚了,我心里想,我终于可以不用挨揍了。她轻轻的呼口气,好象卸掉了一件沉重的东西。

他们离婚后,我跟奶奶住。奶奶是个聋子,整天谩骂。不过,我宁愿听奶奶骂我,也不想父母整天那样过日子。她说这话时,嘴角的嘲弄转变成无力。

奶奶让我读书,我就很认真,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不过,现在不行了。

为什么?他问。

为什么?嘲弄又悲伤的笑又挂上了嘴角。

因为奶奶死了。奶奶是被车撞死的,我读初二。是爸爸到学校把我叫回去的。那时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我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当然我也不想知道他在哪儿。奶奶的事得到了一笔赔偿金,爸爸拿到赔偿金又消失了。

他惊异。为什么?

不知道。她看着他的眼睛。没有再说她父亲拿走那笔钱以后她怎么生活的。

那晚是他们认识以后她说话最多的一次。

高二暑假前,他通过自己的关系给她找了一份前台工作,他想这样可以帮她解决一些经济上的负担。

他知道,奶奶去世后,她无依无靠,只能依靠每月发的微薄的补助金生活。她利用每个假期去做短工。他不知道这几年她是怎样生存下来的。他每次见她,她都是穿校服。学校并不封闭,只有少数学生住校。学校免去她的学费。

她拒绝他的帮助。前台需要声音甜美的女孩子吧?

他看着她的眼睛,晨曦,你的声音很好听。

我知道,我的声音没感情。

在一次她录完稿件后,他们对话。他面对着倔强她,突然想把她拥到怀里。他克制。她还是个孩子。

暑假开始后,她消失。只在他邮箱留下一份邮件。她说,她到远方去,或许开学后还回来,或许不回来。除此再无他话。他的心像被挖了一个洞。

暑假过后,她没有回来。他的邮箱里没有接收到她的任何邮件。

2、

杂志社销量越来越好,总部决定扩展业务,再做另一本杂志。不在本市,而在北方的一座小城。派他去。母亲说,他年龄大了,该成家了,不应该再这样不稳定。他交接好工作,不顾父母反对便去了。

新的城市,新的挑战。刚开始那一段时间,他整天忙的昏天暗地。他经常会想起她,她幽深的眼神,嘲弄的笑。

新杂志渐渐步入轨道。

夏天的时候,因为一个创意,要给杂志拍摄一个封面,需要一个年轻的女模特。

透过办公室百叶窗的缝隙,他又看到了她。在一群青春新鲜的女孩子里面。浓密的头发,幽深的眼睛,比一年前更为消瘦。眼睛注视着摄影后面的盆景。

当时摄影正在面试她们,女孩子们都很安静的坐在那里,接受提问。

女孩子面试完就离开。一直到离开,他的眼睛都没从她身上移开。

第二天,接到通知的女孩子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她。她到杂志社的时候,直接被引进了经理办公室。

她推开门进去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晨曦,好久不见。他说。

她睁大了眼睛。

她没有面试上,他安排摄影让她来,只为了和她相见。

他随即拿起外套,拉着她的手出门。不顾员工们诧异的眼光。她一路安静的跟着,不说话,不挣扎。

他开车载她回他的住处。从冰箱拿出果汁给她喝。

这一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可你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离开那个城市,因为我知道你既然走了就不会再回去。他看着她的眼睛说。她闭着嘴巴。

这次不要再离开,和我在一起,好吗?他期盼。

你相信爱情吗?她问。

相信。他坚定。我相信爱情,不然你瞧,我都这么老了还没结婚。他笑,眼神柔和。嘴唇温润好看。

可我不相信。她幽深的眼睛,突然间没了焦距一样空茫。人都是自私的,都只为自己。

他捧住她的脸,使她看着他。晨曦,我们试试?

不容她说话,他便吻住了她。

晚上,他开车载她去她的住处。她住在一间很简陋的房间。房租便宜,她说。

房间干净,没有一张椅子。旧电脑边有一个烟灰缸,里面放着几只烟头。床头墙壁上贴着一幅风景画:熏衣草田,蓝天,一幢木房子,两个玩耍的孩童。一个三个格子的衣柜,下面两层是书,柜子顶上也摆满了书。大多是童话故事。

这一年来,她依靠写稿子生存,有时去酒吧或咖啡厅做服务生。但总做不了多久。她不会温言软语,不会笑脸相迎。

搬去我那里住。他以不可违背的语气。

凌晨时候,他们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她的东西原本就少。在他的家里,他煮了西红柿蛋面给她吃。

她沉默着吃完了一碗面。收拾碗筷去洗。

这一夜,他使她从女孩蜕变成了女人。很疼,她哭了出来。他吻她的眼睛,鼻,唇,细致温润。她在疼痛里沉沉睡去。窗外天空漆黑。

如果不说再见,那么重逢在何时都不会突然。

他们开始同居。

他每日去杂志社上班,她的生活方式也没多大改变,空闲时候打字,给一些杂志报社投稿。抽烟,他不允许她抽,她说,苦涩的味道使她有活着的感觉。

她有时外出,但会在他下班之前赶回。偶尔买菜,给他做饭。刚开始味道不好,菜切的粗糙。渐渐娴熟。看他吃的香甜,心会有一刹那的柔软。

偶尔,她失眠,半夜躲到阳台。抽烟,烟头一明一灭,她的脸孔显得诡异颓废。棉布睡衣,光洁的腿,在空气里,散发出绝望的味道。他在睡梦中找不到她,就会起来寻找。看到她在阳台,便扔掉她的烟,抱她回床上。用力亲吻,灵魂在黑暗里飞扬。

她睡着时眉头紧锁,蜷缩着身体,窝在他怀里。他会抚摩着她的身体,让她慢慢放松。

冬天,她19岁生日过完没多久时,竟然怀孕。

他惊奇的抱着她。

晨曦,我们有宝宝了?嫁给我吧,给孩子一个家。

她看着天花板,眼神空茫没有焦距。他突然觉得发冷。

她是在他去上班的时候,偷偷去医院把孩子做掉了。没有告诉他。

晚上他下班回家,看到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闭着眼睛,毫无生气。他的心脏紧缩,发疼。

他问她,你为什么躺在这里?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声音颤抖。

她睁开眼睛,眼神平静的看着他,孩子没了。声音没有温度。嘴角一抹嘲弄的笑。

他全身发冷,颤抖着走到她面前,双手攥住她的脖子。为什么?

孩子没有错!

她不挣扎,虚弱的喘着气。

要孩子做什么?这个世界如此冰冷,让他来这个世界做什么?这个丑陋的世界,我为什么让他来这个世界!

他突然虚脱一般松开她,坐在了地上。

他终于感觉到了她内心绝望的一面。他无法温暖她。

她跟他说,她小时候有一次想要一个洋娃娃,问妈妈要时,妈妈打了她一顿,骂她。邻居小朋友的小洋娃娃给她抱,她抱着小洋娃娃柔软的身体,觉得没有生命的东西比有生命的还要温暖。

你知道吗?她说。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洋娃娃。

4、

他们之间的气氛,突然变的怪异。

自从孩子没了以后,她整天整天发呆,窝在客厅沙发上,电视机开很大的声音。眼神没有焦距。脸色苍白。她神经质的笑,会突然说,童,如果孩子不打掉,现在我的肚子应该很大了,你说他是男孩还是女孩?他开始发脾气。在她死气沉沉一句话也不说的时候,他吼她。看到她眼皮动也不动,就粗暴的拎起她,把她摔到床上,之后离开.

有时,她声嘶力竭的哭闹喊叫。他烦躁,就把她丢到阳台,关上门在客厅看碟片,深夜才去看她,她有时怔怔的看着天空发呆,有时会睡着。像是外界的一切都和她没关系。

他们僵持对立,伤害彼此。人性最残酷的一面都暴露出来。

她做噩梦。黑暗里挥舞着双手,他硬着心不理会。偶尔,凌晨她醒来,推他,跟他说话。他烦躁,让她滚。

她变得越来越神经质,有时行为极端又怪异。她买来鲜活的鱼,用刀把鱼解剖,手上满是污秽的血和鱼鳞也不在乎。把鱼子挖出来放入器皿在微波炉里烤,她说小鱼在暖和的气温里会孵出来,可最后鱼子烤熟,她又厌恶的连器皿一起丢到垃圾篓里,看也不看。

天气好的时候,她到附近花市买一盆鲜花,把花骨朵用剪刀剪掉,用厚厚的棉布包住放在衣柜里。几天后又拿出,看到已经干枯的花她凄凉的跟他说,我没保护好它,你说,如果它盛开,该是多么美丽的生命!她抱着干枯的花倚着衣柜坐到地下,抽噎着哭泣,瑟瑟发抖。

有时,她洗完澡,只穿着内衣躺在的地板上。湿润的头发凌乱的贴在她几乎透明的皮肤上,她把冰块放在胸前和脸上,皮肤的温度把冰融化,一滴滴滑到地下。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她满20岁。

一天,他醒来时,没看到她。他并没有多想,很长时间以来,她敏感,神经质。做什么也不告诉他。他习惯了她怪异的行为。

可是到了晚上,她依然没有回来。他开始着急。

他开始意识到,她没有朋友,他是她生活的全部。她没有,除了用电脑写字,她很少接触这些电器。

他忽然发觉,他从来都没关心过她。

两年来,她和他生活在一起。他没带她见过他的同事,他没告诉过父母关于她的存在。没给她买过一份礼物和任何一件衣服。就连她生病时,他都极少问她会不会很难受。

她住在他给的房子里,用他的钱。这让他错以为她是依附于他的,他忘记了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忘记了最初认识她时她的样子。

他开始深深的懊悔。

如今她突然消失,他找不着她。就像两年前她离开时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的衣服都在。他放在抽屉的现金全部被拿走。

他打开她的电脑,在文件夹里找到她写的文字。他从来没关心过她都在写些什么。

她写的故事,情节残酷,但大多结局美好。他想,她心里是渴望温暖的,她也是相信世间有美好的。童话故事的结局都美好,而过程残酷。白雪公主的后母千方百计谋害她,后来遇到七个小矮人,再最后,王子救了她,并与她结婚。王子和公主,最后永远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她说:我生来便要寻找,我不知道我要寻找什么,或许是温暖。但我如此绝望。我走的路,漆 仄,到处都是泥泞。

她说:我总是在梦里飞翔,在天空看到茂密的森林,起伏的山脉。我飞的很累了,可我不知道该怎么降落。我连死亡都不能,因为我没有可以杀死自己的武器和力量,我只能飞翔,不停的飞翔。

她说:我想要离开他。但我想要他身体的温暖,只有他离我如此近,在我的视线之内。我想爱他,可我不知道怎样让自己变的温暖。

他看着,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揉捏着,扭曲着疼痛,眼睛干涩。他给了她一个安身的地方,却忘记温暖她。她一直这么缺乏安全感。

他颤抖着双手,打开自己的邮箱。

她说:童,我温暖不了我自己,也温暖不了你。世界于我是黑色的。我不知道,我的灵魂在黑暗中流落到了哪里,它如此惊慌不安。我要找到让它安定的方式。

5、

一整个冬天,他没有得到她的消息。他知道她不会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她说,她一直在飞翔,找不到降落的方式,也没有可以杀死自己的武器和力量。

共 728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一个平凡女孩儿心灵成长历史的作品。女人主人公因为人生遭际的特别,在众多女人中间显得特立独行,心灵的炼狱童年时代就开始了,这严重影响她的成长,直到长成青春少女,那种心灵的不安定感,仍然十分强烈的占据着她的内心世界。这种不安定掩盖了作为少女的一切特质,甚至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上了,不知道怎样去爱。作品用凝练的笔触,细腻的思维,灵动的语言塑造了这个特别的女人形象,深刻而不晦涩,透彻而不张扬,在款款心语中为读者画出了一个心灵走向完美的艰难而不失魅力的弧线,一道心灵的风景线。【:耕天耘地】【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57: 文中的主人公真的叫人心疼,只是结局还算美好,所以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都结束了。问好猫。 有着自己的小聪明,有点傻傻的家伙。

2楼文友: 14:59:15 也许只是她需要时间来成长,成长到她知道如何的去爱。猫猫好,我想你应该不是一个坏坏的猫。 我在谁的世界里妖娆,又在谁的世界里落寞?

十堰市人民医院
重庆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银川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宜昌治疗睾丸炎费用
唐山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